春秋鲁长城发现之旅

2016-05-17 11:53:41
来源:常德民生报

  在山东莱芜市南部山区北侧的各山口要道上,至今仍残存着一些古城门与古城墙遗迹;在与之相连的各山头制高点上,分布着大小不同的城堡、营盘、瞭望口、烽火台等古代军事设施。它们究竟是何种建筑,是何代产物,又是何人所建呢? 

  2009年,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莱芜市文物办协同山东大学共同对这些城防工程进行了细致的探查,经过谨慎地分析研究,证实了齐鲁之界上鲁长城遗迹的客观存在,并将其暂定为“疑似鲁长城”。

  鲁国“汶阳之田”的复失,导致齐鲁之界南移至牟汶河一线。

  公元前659年,《左传·僖公元年》载:“公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这说明,鲁僖公即位之后,将“汶阳之田”分封给了当时的鲁相季友。这“汶阳之田”指的就是与齐地接壤的牟汶河上游以北的土地。

  时至公元前611年,《左传·文公十六年》载:“公有疾。”正当鲁文公重病在身之时,外患接踵而至。《左传·文公十七年》曾有“齐侯伐我北鄙”的记载。次年,公元前609年,鲁文公即去世。鲁文公十七年的这次“齐侯伐我北鄙”,其后果到底如何?《春秋左传》中却隐而未提。其实,在这次侵伐中,“汶阳之田”被齐国侵占了。这也是有史料依据的。鲁文公病逝后,次年正月,鲁宣公即位。五月,鲁宣公就前往“汶阳之田”上的“平州”(泰山牟县西)拜会齐惠公,“事毕,宣公辞齐侯回鲁”。这是《东周列国志》中的记载。《左传》中也明确记载了“平州”拜会的目的,即“会于平州,以定公位”。以上史料证明,此时“平州”所在的“汶阳之田”,已经隶属于齐国了。

  伴随着“汶阳之田”的失陷,齐鲁之界也就南移到了牟汶河一线。唇亡齿寒,这时的牟汶河南畔便成了鲁国的北部边陲,这也就为其后发生在“鲁北之鄙”的事件确定了区域范围。

  “龙山城”遗址的发现,证明鲁长城防线形成于“龙山城攻守战”之前。

  齐国侵占“汶阳之田”后,鲁国的北部边陲相对平静了20多年。至成公二年(公元前589年),齐顷公也开始了对北鄙的侵伐。最后,鲁军守城将士全部战死“龙山城”。

  从史料中不难看出,当时的“平阴”与“龙邑”相邻,且“平阴之地”在北,“龙邑之地”在南,两地都在牟汶河以南的鲁之北鄙;龙邑大战时,龙山城有城门、城墙等完整的城防工事;有“龙山城”必定有“龙山”,齐军历时三昼夜才攻克石筑的龙山城,不会倒塌或毁损得毫无踪迹。这是现在寻找“龙山城”遗址所具备的三个重要条件,缺一不可。

  在今牟汶河南四公里处,有一座青龙山,青龙山成西南东北走向,龙首探进西面的峡谷,龙尾甩向牟汶河南畔。由于青龙山的脊背上遗留多处围堡与营盘,因此,又叫“大盘顶”。现存于青龙山东南侧的古城墙与北城门、西城门遗址,以及两侧山头上的十多座围堡,均有迹可循,古龙山城的轮廓清晰可见。这些原始遗迹的存在,完全符合史料记载的“龙山城”古战地的三大条件。

  如今,“龙山城”的城墙,只留下了“围子墙”之名;“龙山城”所在的山峪,也只留下了“乱峪”之名;峪中的山村,从前曾长期叫“乱峪庄”,现同时也叫“五龙庄”。之所以叫“乱峪”,其实就是“战乱之峪”的简称。在“围子墙”与“乱峪”之名中,仍留有当年“龙山城大战”的印记。这充分证明,“龙山城”古战地非此地莫属。从现存的古城遗址来看,“龙山城”仅仅是构筑在鲁长城中段内侧的数座古山城之一。这也从客观上将“鲁长城防线”的构筑时间推向了“龙山城大战”之前。

  基于“平阴之地”的发现,继而发现了“平阳城”。

  前面已提到,“龙山城”并不是一座孤立之城。因为,在“龙山城”西城门之下的深谷中,还坐落着一座两倍于“龙山城”的“无名古城”。该城与“龙山城”紧紧地连为一体,二者形成连环城。

  那么,该城又是什么城呢?当年齐军在进攻“龙山城”之前,为什么未攻处于突前位置的“无名古城”,而选取围攻“龙山城”呢?《东周列国志》中记载,齐顷公率兵攻打“龙山城”是“由平阴进兵,直至龙邑”的。从中可看出,当时的“平阴之地”就在龙山东西的群山与牟汶河之间。自古以来,山前为阳,山后为阴。有“平山”方有“平阳”与“平阴”。既然“平阴”的南面有“龙山”和“龙山城”,而与“龙山城”并列在一线上的“无名古城”,也就同样处于“平阴”的南面。基于三者之间的方位关系,“无名古城”也具有了处在平阳位置的可能。为严谨起见,尚需在龙山以西的“无名古城”与“平阴”之间,寻到具有“平山”形貌特征的山峰,才能判定“平阳”的位置。

  在“龙山”以西的“无名古城”与“平阴之地”之间,有一座云台山。该山是牟汶河西南山区最高的山峰,也是历史文化名山。云台山历史悠久,在历史上曾多次易名,其中有史料可查的依次为:龟山—龟寨山—聚圣寨—寨山—云台山。该山最突出的形貌特征,是山顶近似一座椭圆形大平台。平台东面下一级又探出一山嘴形石崖,酷似乌龟的头部,而山顶的椭圆形平台,又恰似乌龟的背壳。从山前、山后远远望去,就像一只探首东望的乌龟,这就是龟山的由来。每逢阴雨连绵的季节,云雾腾绕于山顶平台。这又是后来云台山的由来。这样,云台山的前身龟山完全具备了“平山”的形貌特征,龟山又恰好介于“无名古城”与“平阴”之间,三者成前、中、后排列。它们三者的客观存在,充分证明:龟山的前身,就是在历史上早已迷失了的“平山”;而龟山之阳的“无名古城”,正是一直无考的“平阳城”;“平阴之地”就是后来龟山北面的“龟阴之田”。

  古“平阳城”坐落在平山与峪门山之阳的峡谷之间,南北长4公里,中间最宽处2公里。整座城防工程,由五座城门、大小十余座围堡组成。居高临下的“平阳城”与“平山城堡”,易守难攻,足以使来犯者望而却步。这就是当年齐顷公率兵“从平阴进兵”未攻“平阳城”,而选取攻打“龙山城”的原因之所在。

  鲁长城防线的起建与“城平阳”同时起步。

  文公十七年(公元前610),当鲁国的“汶阳之田”再次被齐国占据以后,面对强齐,鲁国无力收复“汶阳之田”。而区区牟汶河又难以形成齐国南侵的天堑,牟汶河南部也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在此情势下,如何采取措施防止国土的再度丢失,已然成为鲁国亟待解决的问题。

  牟汶河南部群山绵亘,是牟汶河平原南面的制高点,也是其南侧柴汶河平原的天然屏障。如果齐军占据了这一战略要地,其南面的柴汶河平原也将无险可守。此处的平阳谷,南通雁翎关,是雁翎关北面的主要门户,也是这一战略要地中段的唯一孔道,处于首当其冲的位置。《左传·宣公八年》记载的“宣公八年,冬,城平阳。书,时也”业已证明,鲁国当时修筑的城防工程,就是先从这一要塞部位开始的。这不仅仅是合于农闲之时令,更重要的原因是合于时局的。这也说明,鲁国是在离牟汶河防线尚有四五公里回旋余地的情况下,开始在牟汶河南部山区修筑鲁长城防线的。

  防御历来是弱国的本能,鲁长城就是这种本能的产物。鲁长城防线,从公元前601年到公元前500年,为鲁国履行了长达百年的防御使命。直到公元前500年的齐鲁“夹谷会盟”之后,鲁国又收复了鲁长城防线以北的所有失地,齐鲁之界才又回到了齐鲁故界。从此,它就在曾经的齐鲁界上默守着那段历史了。

  鲁长城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有史可考的、最原始的山岭长城。它的发现,将我国的长城史推进到了春秋中期。

  邢业友 陈巨慧 刘程程

[责任编辑:003] 标签:春秋鲁长城 邢业友 陈巨慧 刘程程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义祥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