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能自愈

来源:诗瓜社 熊芳 责任编辑:戴坤利 时间:2023-12-07 15:28:40

遥远的事 

那时候觉得长大是遥远的事

那时候看别人穿高跟鞋是遥远的事

那时候说男欢女爱是遥远的事

那时候谈钱是遥远的事

 

现在觉得童言无忌是遥远的事

现在要对母亲流泪是遥远的事

现在要一觉八小时到天明是遥远的事

现在要看着一只蜗牛慢慢地爬是遥远的事

 

十年

 分别十年的高中闺蜜约我回来一见

我先到达约会地点

她看到我一袭蕾丝黑裙的背影

以为是陌生人,感叹身材真好

当我转身的那一刻

我们都看见彼此眼中的惊诧

我还是当年的模样

而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岁月强加的臃肿,萎黄

透着些许老气

 

她聊打工的丈夫像个任性的大孩子

她聊两个淘气的小孩子

聊着聊着她也成了孩子

而我却像一个母亲微笑着聆听

枯萎的味道 

床头放着闺蜜送的丁香

有点枯萎的味道,像回忆

夜已深了,还睡不着

还在发呆,死去的鲜花

与死去的亲人一样

竟有一种慈祥

 

流浪的老人 

每次经过那个地铁口

会看见一个老人睡在花坛的边沿上

像一袋被人抛弃的垃圾

行人的脚步没有打乱他梦里的春秋

或许他梦里没有春秋

有时看到他在吃别人剩下的饭菜

我给他几元钱,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我

看得我发毛

 

今天早上他不见了

我若有所失

我不知道自己

到底失去了什么

 

父亲 

父亲是个美男子,有点自恋

每当黑发里冒出几根白发

总会让我和妹妹帮他拔掉

要把岁月的痕迹抹去

父亲看着那几根白发

如看亲人一样

但白发越长越多,成了主角

父亲就成了生活的配角

 

小区里有几只蝙蝠在飞 

晚上,小区里有几只蝙蝠在飞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在乡下,我们习以为常

它们理应在黑夜苏醒,在白昼死去

 

蝙蝠不用眼睛捕捉真相

而我们常常与假象拥抱在一起

我想学蝙蝠闭上眼睛看看那些死去的人

看看自己

 

保佑蝙蝠

保佑这夜空里天长地久的秘密


月光辽阔 

一个男人爱过我

我爱过一本书

书里邂逅的人不是他

那个晚上,我走过一条街

没见到一个人,没见到

一家商铺,只有月光辽阔

寂静 

只要进入山村,光阴就慢了下来

在等灵魂

青青的禾苗在等

在山坡上扯猪草的小女孩也在等

 

一口水井是一面镜子

一座老屋是一座庙

一张老脸是一个神明

一群坟墓是一个家族,在等亲人团聚

 

一群坟墓是一个家族,在等

亲人团聚,一张老脸

是一个神明,一座老屋

是一座庙,一口水井

是一面镜子

 

在山坡上,扯猪草的小女孩

也在等,青青的禾苗

在等,在等灵魂

只要进入山村,光阴就慢了下来

 

时间的水 

有一次去边城

留下印象的不是翠翠与风景

而是一班又一班的初中生

娇气的脸上喷发的青春气息

就是我找寻的风景

他们带着自己色彩斑斓的颜料盒

把画版立在身前

手拿画笔比比划划

从他们身边走过

也沾染了青春欢快的颜色

待我们返程的时候

他们也把眼中的风景搬到了纸上

他们把颜料笔盒拿到河边

把颜料水倒进河里

看河水慢慢的稀释掉那些浓郁的色彩

不一会儿

浓墨重彩就变得云淡风轻了

仿佛那些色彩从来没有存在过

就像我被流水稀释掉的豆蔻华年

 

 

一只小鸟没觅到食

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哀鸣几声飞走了

十四岁的小香也飞走了

在地图上找不到踪迹

 

小香的母亲有点神志不清

与破旧的房子说话

与那头猪说话

时常在村口的那条路上盼望

直到黄昏模糊了念想

 

几年后小香花枝招展回来

浓妆艳抹,出手大方

但母亲不认得她了

还到村口去傻傻地等一个童话

 

影子 

小区里的一位奶奶

在教两三岁的小孙女认识自己的影子

但小女孩的目光一直停在我的花裙子上

还有我咚咚响的闪闪高跟鞋

 

我好久都没有注意自己的影子了

在尘世里疲于奔命,想法枯萎

我们都成了别人的影子

心在阳光里失踪

 

小女孩走到那,影子就跟到那

她蹦蹦跳跳的叫着,影子

走开,走开

她在反对另一个自己,反对

沉默的傀儡

 

小茉莉 

病中的父亲在病床与菜地之间种茉莉

一大早,父亲就提着水桶

给那些洁白的小花儿浇水

父亲说,花香能入药

花香飘向父亲,就有药味

花香飘向菜地,就有禅意

茉莉自顾自的开放

父亲说不用担心,万物皆能自愈

山间的晨风微凉

吹着那些看不见的失去和生长

 

那些花草的名字 

他一个人吃饭、睡觉、自言自语

他的亲人都已离去,每次

吃完晚饭,他会

去门口的小路上走走

有时会带回一两种植物

追赶地小孩子们会好奇的问

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他都会说出一些陌生又好听的名字

多像在叫他的亲人


我想说声谢谢 

羊群走着走着不见了

我喜欢过的事物也是

草木变得朦胧

如陌生人

倦鸟归林,一声又一声

家后面的小树林就热闹起来

一棵树就是一个家

被暮色安慰

鸟鸣渐息

真好,一生也安静下来

我想对自己说声谢谢


散步 

一圈,两圈,三圈

他已经走了很久了

每天傍晚时分,他总会

围着小花园的石子小路散步

身材消瘦,发已秃顶

他已看得见坟墓的样子

他只是想再多在人世绕几圈

 

人间 

活在人间,我干干净净

对得住父母与古训

对得住乡村与时代的召唤

却忍受着负罪感的折磨

我在流浪,流浪

那些从黑暗深处伸出的手拖住我的脚踝

并未令我心惊胆怯

只有偶尔的阳光让我欣喜

也只有这阳光

让我慢慢的睁不开眼睛

 

随想 

小鸟停在门口叽叽喳喳东张西望

几只小鸡在荒草中啄食

一群孩子打着赤膊嬉闹着赶走夕阳

有只孤雁从屋顶飞过

你永远不知道,为何

石头缝里能不断的长出新草,就像你

永远不知道,井水

为何能凉透骨心


我是谁 

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

自己是谁

为什么不是张三李四王儿麻子

像他们那样心安理得

吃了上顿,担心下顿

进医院看见鬼魂

走路会走神

说话怕吓着了蚂蚁

当我问自己是谁时

万物都成了哑巴

石头很硬,却硬不过流水


要快点走 

三位老人把手套在大衣袖口里

立在桥墩下讨论生死

“要快点走”,其中一个说

他牙齿不见,阖动着上下唇

“不要被疾病拖着”,另一个接上

“把该吃的都吃了,该玩的都玩了,

要享受,身体实在不行了,就吃些安眠药。”

我经过的时候,他们说话的声音停了下来

仿佛我携带着死神来临

我也要快点走,不然上班迟到了

 

众神消失的田野 

众神消失的田野,已变得

人丁稀少,鸡鸭不闹

野花野草开始蔓延,为什么

庄稼见缝插针的乡村,如今

却被人抛弃

 

我只剩下两个伤感的词

一个叫母亲,一个叫故乡

我的童年已经死去,我的

山清水秀的回忆

开始动摇,我的流浪的名字

找不到生根的地址

 

故乡的声音 

镰刀收割的声音

锄头挖土的声音

鸡鸭清唱的声音

蜜蜂寻花的嗡嗡的声音

青蛙此起彼伏求偶的声音

树叶唏唏嗦嗦讨论的声音

一场雨赶路的声音

流水潺潺的声音

总让我莫名地泪眼婆娑

一梦醒来,又有陌生与新鲜


没有什么不可原谅 

刚刚打碎了一只碗

它们没哭,我却哭了

就像小树原谅疾风

花朵原谅劲雨

左手与右手相握言和

它们用无言的散落原谅了我

你对世界温柔相待

却把利剑指向爱人的心

没有什么不可原谅

无非就是春来秋往,愿打愿挨

 

作者:熊芳

熊芳,87年生于湖南桃源,现居常德,中国作协会员。组诗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山花》《草堂》《扬子江诗刊》《诗选刊》《汉诗》《湖南文学》《湘江文艺》《绿洲》《青年文摘》《华西都市报》《长沙晚报》等。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五届“新浪潮”诗会;参加第一届、第三届、第四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参加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第四届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走向小康诗歌轻骑兵”(古蔺组),荣获“人民文学·紫金之星”奖、台湾叶红女性诗歌奖、常德原创文艺奖诗歌奖、桃源原创文艺奖诗歌一等奖等。音乐创作有城市宣传歌曲《常德》;抗疫歌曲《有时》;庆祝建党一百周年歌曲《百年情》等。

[责任编辑:戴坤利] 标签:熊芳 湖南桃源 常德 扬子江诗刊 湖南文学 人民文学
声明:注本文转载不代表本平台立场,仅供读者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分享此文出于"关注民生,服务社会"传播正能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进行删除,谢谢。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义祥红木
发宅风水
海贸国际
松果装饰
汇美整形
湖南永洁建材有限公司(恒洁卫浴)
诚鑫

图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