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困境不是一家企业的隐患

来源:舒圣祥专栏 责任编辑:刘传琨 时间:2020-11-19 09:02:44

日前,自称管理房间“40万+”,累计服务用户“100万+”的上市公司蛋壳公寓,在北京等多地遭遇租客房东维权,以致其商业模式再受质疑。蛋壳公寓宣称,“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

以蛋壳公寓作为典型代表的长租公寓市场,近几年从无到有经历了急剧地扩张。这个市场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除了资本的介入和助推,更因为黑中介、房源脏乱差、信息不对称等房屋租赁市场痛点的存在。

尴尬的是,旧的痛点未解决,新的痛点又新增,旨在解决租房痛点的长租公寓,没想到自己成了当下租房市场的最大痛点。

蛋壳公寓自称是“以数据驱动为核心”的资产管理和居住服务平台,但它们显然既低估了市场的风险变量,也高估了自身的运营能力。

蛋壳公寓之所以出现当下的经营困境,房东拿不到租金、租客付了长租金却面临被清退,关键原因就在于,蛋壳公寓作为“二房东”,将收到的租客长租金,拿去干了别的——倒也不是什么非法之事,而是用于进一步经营扩张。

具体来说,当新收的房子,因为某些原因租不出去,新的租金收不上来,收新租补旧租的资金周转游戏,自然玩不下去,就会出现资金断裂风险。

此处的“某些原因”里,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无疑是最大的变量,对租赁市场影响极大。但蛋壳公寓显然不能仅仅将责任推给疫情。

对企业来说,疫情也许确属“不可抗力”,但蛋壳公寓收新租补旧租的金融游戏本身就风险巨大,疫情只是一个触发因素而已。 

商业银行之所以有存款准备金的要求,目的就是为了防风险,避免钱都贷出去了,到时候无法兑付;蛋壳公寓收新租补旧租,玩的游戏其实同样已具金融属性,风险准备金有没有,比率有多高,却全靠企业自觉。在急于扩张的欲望驱动下,一旦房屋空置率超过预期,新租补不了旧租,出问题就是早晚的事。

我们说,在法律层面,货币属于种类物,并非特定物,最大的特点是“占有即所有”。一旦租客将钱(大多是租赁贷款)交给蛋壳公寓,后者基于所有权,拿去干什么似乎都行。

因此,对于长租公寓市场的“二房东”们,如果不在法规层面有所规范和限制,这些企业其实大有玩弄空手套白狼的空间。

一旦“二房东”们宣布企业破产或者干脆卷款跑路,从银行贷款的租客,住不了房却必须继续还贷,房东也将无法获得相应的租金。这个长租公寓市场隐患,和曾经的P2P暴雷颇为相似,不能不有所防范。

蛋壳公寓2015年成立至今,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市值相比上市当日也几乎跌去九成,尽管其声称“没有破产,不会跑路”,但这种风险无疑始终存在。

对经此市场教育的蛋壳公寓来说,如果能够顺利度过困境,应该及时修正自己的扩张进度特别是风险系数。

对管理部门来说,蛋壳公寓的困境不是一家公司的遭遇,而是整个长租公寓市场的风险隐患,有必要及时补齐相关监管规范的空白。

而对房东和租客来说,趁着公司主体还在,最好的维权方式,恐怕还是及时拿起法律武器,以合同严重违约诉至法庭,要求解除合同并赔偿损失。

[责任编辑:刘传琨] 标签:蛋壳公寓 租房 维权 民生在线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散酒王
宏胜装饰
牛墨科技
欧菲雅-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