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杯】“知青岁月”征文作品:渔场知青点

来源:民生在线 责任编辑:刘传琨 时间:2020-10-21 14:44:22

大坪渔场由多名渔业能手和各大队抽调的青壮年男劳力承担农渔业生产任务。我们转点进来9个知青(后屡有增加),充实了农业组的力量。

那时以粮为纲,渔业也让步。渔场许多浅水区鱼塘都改成田地种粮食,劳动量甚至超过生产队。进场头年春收期间,有一天夜里敲钟出工,我们急忙起床,只见满天星星,不知是几点钟。来到麦地,长50米宽3米一垅麦子,每人下到一垅鼓劲往前割。我割完两垅,到第三垅快割完时,东方天空才微现曙光。春插时,我担任挑秧,每天从凌晨挑到天黑,肩上都磨出硬茧。往往挑到力缺腹饥,就时时朝不远的食堂上方张望,若冒烟,饭没熟;烟没了,表明做饭完毕,快要敲钟吃饭了!

渔场割谷使用两部打稻机,知青一部,农村劳力一部。我们这部是女知青割,我和小陈脱粒,把打稻机踩得呜呜响。整天踩机后,天黑收工回到宿舍,腿子还在习惯性地颤动。由于我们干劲大,每天知青打稻机割出的湿谷比农村劳力那部要超出两千多斤。

有一次场里修屋,运来一船小瓦,全场劳力往场里挑。挑至底部几层,瓦吸了水全部湿透。我挑着满满一担湿瓦,感觉十分沉重,走起来摇摇晃晃,迈出几十步赶紧放下担子,心想这有多重呀,连我都力不能支,便用旁边的大磅秤一称,228斤,可见我挑这么一担湿瓦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场里两口百亩以上的大堰在浅水区种了许多泅水糯。这种稻能在半米深的水中生长。但堰里有草鱼吃叶子,场里就定期用大网拉鱼:几十个男职工赤膊短裤下到堰里一字形排开,拉着几十米长的大拦网慢慢向前合围。有一次我拉网时,岸边大树上一个藿辣子正巧掉在我的背上,好一阵火辣焦疼,仍咬牙坚持。随着网越收越紧,鱼越多乱窜,到最后全都成为我们的战利品。那时鱼没处卖也没人买,每次所收的鱼全部交食堂做菜,每人每餐一钵不见油花毫无调料的清水煮白鱼,腥味大不好吃,比起平日的一碗老北瓜或者一碟辣子酱也强不了多少。

渔场堰中还栽了大面积的湘莲,花开时香气扑鼻,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采莲季节,我们几个知青,各揹一个小背篓,穿梭在莲叶间,见黑色老莲蓬,摘下丢入背篓;若遇绿色嫩莲蓬,则取出莲米投入口中,那种香甜让人难忘。莲子晒干后交供销社收购供出口。供销社往往会奖给猪肉指标。一旦送交莲子购回鲜肉,食堂弄熟每人一盘,那可高兴坏了。

场里的知青虽在农业组,但渔业有突击任务时也召之即来。每逢大暴雨水位猛涨,我们也要不分日夜值班,沿数百亩鱼池和堰场周边巡查,防止各处拦鱼设施毁坏导致跑鱼。渔场繁殖的鱼苗大多销往山区,我曾参与挑鱼花送石门乡村,每当我挑着鱼花担子一闪一闪前行时,总想起湖南名歌《挑担茶叶上北京》的曲子,不过我不是“湘江边上种茶人”,而是澧水边上养鱼人。

在渔场生活期间,有段时间我后背长个疱,疼痛渐加,后来竟走路伸不直腰,挑担子也不行了,靠照顾轻活。同伴们说我脊梁边上长了个蜂窝疱,中间一个大眼,四周多个小眼,里面好像有脓。一农村青年说:我会扳砸筒,能治好。你怕不怕?我说,不怕!你扳吧!他找来食堂蒸饭打米的竹筒,点燃一个小纸团丢进去,迅即罩在疱上。我感觉后背猛疼一下,禁不住大喊一声哎哟,接着背上感到一股压力。数分钟后取下竹筒,流出了许多脓血。后来结了一层薄壳,但疼痛未完全消除。不久我回老家合兴,路遇队上的国武叔,我把长疱的情况告诉他,他说我给你看看,哎呀,你这里面有一个脓根没出来。他指甲较长,一下子从中拈出一个乳白色半固体脓根,两头尖中间粗像个枣儿骨头,随后他在路边摘片乌桕树叶子,抹点唾沫贴在疱上面。此后不几天竟彻底好了,我又恢复了挑重担的力气。

知青在渔场还带头辅导学习,读书评报,在墙上办学习园地等。垱市下放的小苏利用精湛的手艺常年为大家义务理发,女知青经常帮忙补衣钉扣子打毛线……。每到晚上,有的唱歌,有的奏乐器,革命歌曲远飘四方。其他职工也围拢来,或听或学,或唱或跳,打成一片,其乐融融!

作者 祖鸣

主办单位:澧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澧县阅读与写作学会、澧县茗酒荟品牌运营管理中心

合作媒体:民生在线、城头山视窗、中外阅读与写作、茗酒、澧县在线、澧州大事件、澧县网、津澧大视野、澧县焦点、沅澧头条APP

[责任编辑:刘传琨] 标签:“北大荒”杯 知青岁月 征文 民生在线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散酒王
宏胜装饰
牛墨科技
欧菲雅-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