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党史 忆先烈 循足迹 矢追梦 求复兴——我的故乡大兴湖

来源:民生在线 责任编辑:戴坤利 时间:2021-05-02 12:59:11

年少不知家乡好,年老方知乡愁长。

我的老家住在安乡县大兴湖西岸不远处的白粉嘴村。那里有我童年和少年时期抹不去的回忆。

赏荷采莲摘菱角,捕鱼捞虾打丝草,

筑堤排涝修水利,乡俗花鼓唱民谣。

……

梦想,让我走出了大兴湖。

快半个世纪过去了,而今却常常独自思念陪伴着我生在此,长在此,无忧无愁,快快乐乐的母亲湖――大兴湖。

大兴湖,一个美丽的名字,

一块历史悠久的宝地,

一个独特的家园,

一位慈祥的母亲。

“上善若水”,水润万物。长江的水,洞庭的水,孕育了大兴湖丰富的物资;孕育了大兴湖深厚的文化底蕴;培育了大兴湖人“北有安乡”,自强不息的精神。

大兴湖,东临长江支流藕池河,西倚荆江分洪下游虎渡河,南望浩瀚洞庭,北枕一山独秀,横跨湘鄂两省的黄山山脉,恰似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洞庭湖西北的广阔平原上。她在安乡县境内,尽管不是第一大湖泊,但却有着其他湖泊所不俱有的历史文化和水生生物资源。

相传,南宋时期,起义首领杨幺,曾率水兵数万,在大兴湖以打鼓台为指挥中心,与朝庭及各级官府抗衡。那时,洞庭湖水域特别宽广,湘北许多地方水连天际,未曾筑堤围垸,水上战场无比宽阔。杨幺设防的战船,遍及岳阳以西的君山、华容、作唐(安乡县旧制县名)等地。安乡的人们为了纪念杨幺,建起了“杨泗庙”(遗址在三岔河镇三多村境内,被战火所毁)。上溯到宋朝,大兴湖杨幺设帐的打鼓台,建起了方圆百里独有的古刹――大成寺,成为一方佛教圣地,曾多次原址重建。上世纪二十年代前后,大成寺曾一度成为规模转大的私塾,原安乡县委书记李才鉴,少年时期在此读书近两个春秋。这座千年古寺,直至1954年终因年代久远失修,又逢安昌垸溃垸而造成危房,两年后不得已将其拆除。随着大成寺的建筑物不复存在,它的许多传说逐渐淡化。

听祖辈们说,1943年5月,日寇从湖北宜昌、荆州、公安、石首等地,水陆并进,攻占安乡。在安昌大垸黄狮嘴地区,抗日国军与日军遭遇,发生战火,有小股鬼子被打散。这些鬼子横行乡里,肆意妄为,抢劫放火,杀人不眨眼,就连老百姓的菜坛子里,也拉大小便,真是无恶不做。老百姓拖家带口,纷纷躲进大兴湖避难。300多公顷水域的大兴湖,沿岸周边芦苇密集,高草丛生,密密麻麻,当时正值新生荷叶疯长阶段,茂盛的水生植物,形成了天然掩体,是躲避鬼子残暴的极好地方。人们躲在湖里不可以生火做饭,便以其丰富的水生植物充饥。最好的是湖藕、藕带、芦根、鲜嫩的荷叶等等。这些东西洗干净了就可以直接生吃,不必生火煮熟。即使有这样好的逃生场所,还是有不少村民被鬼子残害。当时有个壮年村民,从湖中掩体出来想探个虚实,看附近有没有鬼子,便站在纵横交错的沟渠桥上观察,不料被远处藏在屋脊上的狙击手射中身亡。鬼子疯狂,原来还真有件事激怒了他们:有两个抢夺村民财物的鬼子,在先一天不明不白的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鬼子认为是被当地民众杀害了,由此疯狂报复,杀人放火,烧了黄狮嘴码头上二十多间房子。与大兴湖毗邻的何家铺村,有一个从湘西迁移投亲的外来户(自称是武林高手杜兴武的门生,有些功夫),他在日本鬼子投降之后,私下向人透露:这两个失踪的鬼子,是他给宰了,尸体和枪枝都埋在大兴湖里了。对此,孰真孰假,无人得知。然而,大兴湖却首肯默认――中国人是不怕欺负的!

大兴湖,还是革命老区的热土。湖西南岸不远的梅家洲村,在“马日事变”之后,大革命处于低谷的1928年10月,成立了以孟晓梅为支部书记的中共安乡县梅家洲支部,积极开展地下活动,大大地震慑了当地的伪政权。湖东岸的南堤拐村,张南翘、张连翘、张凤翘三兄弟,是安乡县早期地下党员,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主要骨干。他们常常活跃在湖南华容、南县、安乡、澧县,以及湖北公安、石首等地。国民党反动势力,对此恨之入骨,杀机四起。1931年冬,孟晓梅等7人被国民党反动武装力量残暴杀害,并将头颅悬挂在县城门口示众。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唤起受苦受难的民众,推翻三座大山,解放自己,让大兴湖这方热土,无限风光美好。因此,梅家洲村被誉为“洞庭湖老区第一村”,在湖南的党史上,写下了非常浓重的一笔。

夏秋时节的大兴湖,天高风轻,荷香莲甜,鱼肥鸟欢。宽阔的湖面上,清风徐徐吹来,泛起层层涟漪;浅水滩涂上,清脆欲滴的荷叶,重重叠叠,错落有致,有的亭亭玉立,有的婀娜多姿,无不争奇斗艳。莲甜荷香,各献雅韵。绿叶拱着的红花,半舒绫绡似的花瓣,嫩黄的芯蕊,在朝阳下更加丰膄艳丽。间或有那“莲动知鱼游”的古典诗词意象,展现在眼前,一群群欢快的生灵向你游来,好像要与你分享诉说不完的快乐。湖岸以外的农田里,金灿灿的稻谷,飘着怡人的芳香,带着农民的辛勤汗水,一颗颗流进硕大的箩筐,经过晒场晒干扬净,然后作为公粮,送到国家的粮站。

初冬之后的大兴湖,更是拥有一道外人有所不知的特别风景线:来自十里八乡的挖藕人,像参加千人大会一样,汇聚到这里。大兴湖的藕粗大肥壮,肉质洁白如玉,香脆粉糯,生熟均可随便食用,既可充饥饱腹,亦可加工成藕丸子、藕粑粑、藕粉等各种各样的美食,让人品尝,老少皆宜,令人爱不释手。一支完整的藕,身长可达2米,粗如楠竹,恰似美女玉臂,正身左右两边各生一支边巴儿,还有竖着长的盾巴儿,抹去泥巴,七八斤有余。特别难忘,遇到灾年或歉收年景,到大兴湖挖藕的人,真是人山人海。每到临近傍晚,他们挑着沉甸甸的一担藕,踏着稳健的脚步,身后留下深深的脚印,来不及洗去腿脚上的泥巴,赶紧回去,迎接家人期待的目光。

大兴湖是特别无私的。她连干枯的荷秆,也贡献给了缺柴烧饭的儿女。1961年底,人民公社散了集体食堂,各家各户自个儿生火做饭。一时间,柴禾成了大困难,无奈的人们,便把目光投向了大兴湖里的干枯荷秆。为了防止无序采伐,公社和生产大队加强管理,采取切块分配的措施,划定到生产小队,让农户规范采伐。

俗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多少年来,大兴湖的人们,紧紧围绕着水来做好做活文章,特别是时任县委书记钦时中,亲自为大兴湖描绘蓝图,一次又一次亲临现场,带领安昌乡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以及水利管理部门的技术人员,指导兴修水利,沟渠通达,河湖相连的各项工程,以金家垱低水闸、电排站为主体设施,合理调配湖水,实施排灌自如,养鱼、养珍珠、养对虾等优质水产品。而今,又是一派十分怡人的景象:大兴湖没有了絮花纷飞的芦苇,也没有了令人醉恋的荷、莲、藕、菱,她被改造成了有如棋盘式的精养鱼池3000亩左右,以一副全新的女神模样,更加恩泽与她相守的农耕者和养鱼人。渔场全部实行科学养殖,二级孵化育苗,合理配水,深水增氧等技术措施,家家户户都成了养鱼高手。鲜鱼的产量,已由1957年建场时的散养,亩产粗细鳞混合才五六公斤,飞跃到了如今的亩产纯粗鳞鱼一吨半以上。简直不可想象!

一花引来百花开。大兴湖的蜕变,引起了毗邻各村退田还水,发展养殖业的热潮。白粉嘴、大中、何家铺、南堤拐、五福桥、金家垱、梅家洲等村的精养鱼池总量,已经超过大兴湖精养鱼池的总面积。

致敬!革命先烈及其与大兴湖惜惜相守,克难奋进的人们!

赞美!大兴湖的韵致、壮哉与恩泽!

大兴湖啊!美好的故乡,我永远爱你!

作者:金则建(安乡县老科协推荐)

[责任编辑:戴坤利] 标签:上善若水 水润万物 长江的水 洞庭的水 大兴湖 北有安乡 自强不息 金则建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散酒王
宏胜装饰
牛墨科技
欧菲雅-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