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北大荒”杯】“知青岁月”征文作品:难以忘怀的知青岁月

来源:民生在线 责任编辑:刘传琨 时间:2020-11-13 10:20:35

一张四十六年前大哥在贵州镇宁县花山知青农场与农友们的合影,记录着当年知青生活的难忘瞬间。

那是一九七四年秋天,伴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滚滚洪流,在一阵喧天的锣鼓声中,大哥他们这群十六七岁的小毛孩乘坐七辆解放牌汽车,在家人的欢送下,从六盘水出发奔向农村,在贵州镇宁花山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临行前,汽车站的月台上满黑压压的一片,父送子,母送女。亦有父母工作繁忙,不能前来相送,可怜的孩子只好趴在车窗上默默地流泪。月台上,刺耳的广播喇叭,不断播放着“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伴随着嘈杂的吵闹声,哭叫声,亲人们依依不舍,母亲和姐姐泪眼迷离,目送渐渐远去的汽车,心情难以平复。

满载着知青的解放牌汽车徐徐起步,大家挥手告别,汽车跑了一整天,才把大哥他们拉到一个人烟稀少、树木茂盛的地方。大哥下乡的地点,镇宁县花山是一个依山旁水的自然村,虽然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山区,但土地肥沃,山坡连绵,森林茂盛,有些许水田。大哥的全部家当就是一个铺盖卷,一床蚊帐,一个洗脸盆和木箱里装着几件换洗衣服。当然,还有哪走到哪带到哪的几本破旧、卷曲的小说,口琴。偶尔有一两处象样的土坯房和瓦房,那是生产大队的队部和学习室;深沟两边,茂密的树林下,住着近200户人家,1000多村民。这里山高水清,屋前有几株油桐树,房后的丛丛荒草野苗,在寂蓼的时间里,在昏黄的夕阳下,横斜杂乱,不识滋味地疯长。茅草屋虽然简陋,但尚能遮风挡雨。向上远望,是一大片隐隐约约的莽莽山林,往下是一望无边的大片稻田,偶有飞鸟掠过, 好一幅世外桃源的画面。在那个苦极了的年月,似乎只有它还能给人带来点小小的期盼和欣喜。

来到农场不久,每天吃过早饭,场长便会站在知青宿舍中央的空场上,吹响哨子,大声武气吆喝人们出工啦。场长曾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兵,即使在酷热烈阳下,也从不戴草帽,光着膀子和知青干活。

农忙时节,大哥他们也像当地农民一样,每天起早贪黑,清晨六点起床,在地里忙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宿舍。每天的午餐、晚饭全都在田间地头吃。农忙中,别看插秧算不了体力活,天麻麻亮, 出工的哨子就响了,清早就得把秧苗扯好。插秧的季节都是两头摸黑,每天十多个小时都弯着腰在劳作,累得人不成形,腰疼得实在不行,偶而站直捶捶腰是常事,也不管手上泥不泥的,捶得浑身尽是泥土,变成泥人,分不出男女。好在那时人年轻,再疲劳,只要晚上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又恢复体力了。

秋收,从“开镰”放倒一片片稻谷,到肩挑车拉运输、脱粒全都是依靠人力。而收割稻谷时,为了“抢天”,大家顾不上吃饭和休息,田间地头,人影流动,一把瘦如弯月的镰刀,成了知青、村民们上下挥舞的兵器,如游蛇日夜穿梭在村庄与旷野里。

农忙打谷子可是个体力活,但也有技巧。新手打谷子不会用力,打下的谷子,田地里撒下的比斛桶里的还多,浪费太大。打谷子必须双手抓禾把,轻扬重落,力度重点要落在斛桶里,经过抖动后再轻轻扬起,重重落下,如此几番才打得干净。打谷的季节正是高温炎热季节,太阳越大越利于打谷。打谷场上,灰尘漫天,劳动的汗水浸湿了衣裳,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

记忆中,大哥历来胆小,最怕一个人黑更半夜去稻田放水。给稻田放水,有时需整夜守在田野的水路上,直到稻田的水够了为止。每次排队轮到大哥时,大哥就心里发毛,说话颤抖。黑夜里行走,大哥只要一看见狗儿和坟墓,都要躲得远远的。但有些山路必须从长长的乱坟堆穿过,特别是漆黑的夜里,一个人穿行在这片阴森地带,走得人心里咚咚直跳。

那个年代物资匮乏,知青的生活也比较艰苦。由于大哥正是长身体、能吃能睡的年龄,总感觉到吃不饱。缺油少肉,每天早餐稀饭馒头,午饭晚餐玉米糙米饭,食物单调,主菜经常是咸菜、白菜、萝卜。开饭时,不分男女,谁也不会让谁。在那缺粮少油的年月,只有村民家盖房子、结婚办喜事时才能吃上一顿萝卜红烧肉招待。

大哥他们这群知青的到来,不但给缺少生活气息的农村注入了蓬勃朝气,还给农村送来健康文明的习俗和文化知识。农闲时,成立文艺宣传队,排练节目,宣传队到各大队、公社巡回演出。小小村落,简单舞台,载歌载舞,给村民们送去了欢乐。

月转星移,时光流逝。知青,既是一个让人困惑的称号,更是一个让人辛酸绕不开的话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既是大哥他们那代人谋生的一种选择,也是一个国家历尽艰难的曲折历程。虽然那段历史离我们渐渐远去,但大哥他们曾与共和国风雨同行,血脉相连,把自己人生中最美好年华奉献给农村,共和国的大地上有他们垦荒的足迹,绽放着美丽的花朵。

如今,当年的知青娃娃,早已白发两鬓。流水洗去的是岁月,洗不去的是大哥他们这代人刻骨铭心的思念。回忆知青岁月,不是为了歌颂那段历史,而是要对那段尘封多年的青春岁月,给予心灵的拷问和反思,过滤出生活的杂质,进入宁静致远的人生境界。

作者:柏林

主办单位:澧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澧县阅读与写作学会、澧县茗酒荟品牌运营管理中心

合作媒体:民生在线、城头山视窗、中外阅读与写作、茗酒、澧县在线、澧州大事件、澧县网、津澧大视野、澧县焦点、沅澧头条APP

[责任编辑:刘传琨] 标签:“北大荒”杯 知青岁月 征文 民生在线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散酒王
宏胜装饰
牛墨科技
欧菲雅-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