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东专栏
2019-09-26 10:07:36

越狱逃犯娶妻生子 善恶有报法网难逃

本网讯(通讯员 吴林芳 刘定朋 记者 尔东)“32年了,我每天都惶惶不可终日,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923日,潜逃32年从涔澹农场(劳改)服刑期间脱逃的黄松明(化名)被津市公安在“云剑行动”中成功抓获,面对追逃民警的那一刻,年逾半百的黄松明痛悔不已,几度哽咽语塞:“看到警察就怕,没一天过得安心的”。

然而,这32年,黄松明逃去了哪里,他又经历了些什么,最后又是怎么被抓获的呢?这还得从19866月的一天说起。

盗窃入狱  从监狱翻墙脱逃

上世纪八十年代,湘鄂边境的津市,是一个南来北往、商贾云集的大码头,经济繁荣,当时被赞誉为“小南京”。19岁的黄松明邀集老乡从湖北南下津市,立志闯出一番事业。岂料,残酷的现实一次次打破了他们的美好幻想,年轻的斗志在工作不顺中消磨殆尽,两人开始谋划“来钱快”的路子。

1986615日,清脆而尖锐的警笛声划破夜空的宁静,大街上闪烁着刺眼的红蓝灯光警车向着澧县急促驶去,而警车上被带走的正是19岁的黄松明和他的湖北老乡,两人因盗窃被澧县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松明因盗窃罪被法院判处六年有期徒刑,投入涔澹农场服刑。

“被判六年有期徒刑,20岁不到觉得不值得,于是萌生逃跑的念头。”黄松明说,宣判后自己就决心越狱。经过近1个月的观察,黄松明掌握其看守规律,于1987831日,农历七月初八,中午12时许,趁其他服刑人员就餐之机,假借上厕所,翻墙脱逃成功。

“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农场劳改看押监管设施差,给罪犯脱逃提供可乘之机”,黄松明从农场逃脱后,警方立即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捕,并设卡拦截。“他很狡猾,翻墙逃脱后,径直奔茫茫芦苇地而去,给搜捕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参与围捕行动的民警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很快,黄松明就彻底摆脱了警方追捕,只身藏于湖北境内。

漂白身份当老板  噩梦却挥之难去

脱逃后,黄松明开始隐姓埋名逃亡他乡,先后流浪云南、贵州、湖南、山西、黑龙江等十余省份,一路靠干泥瓦匠为生。直到九十年代初,他以黄生明(化名)的身份返回湖北公安县,趁当时户籍管理还未信息化联网的漏洞,便以老婆居住的地址申领了第一代身份证,从此漂白身份,开始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家人也全然不知晓其正被警方全国追逃。

随着时光的流逝,黄松明从泥瓦匠到接建筑防水工程,生意越做越大,在公安县不仅成立了建筑防水公司,而且经常承接到国内知名企业的合作订单。除了事业的顺风顺水,黄松明家庭也和谐美满,脱逃期间还育有两个可爱的女儿。

虽然钱越赚越多,但32年前的那个夏天,始终成了黄松明的噩梦……看到警察,他老远就会躲开,并从不敢与陌生人过多交往,每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32年来,他从未放下过心中的戒备,处处小心,事事谨慎。

三十二年锲而不舍  越狱逃犯终落法网

黄松明潜逃的32年间,警方一直未放弃对他的抓捕。追逃前期,办案民警根据其入狱时登记的身份、户籍信息开始深入湖北省公安县进行摸排。然而,经过多次深入走访,确认户籍地及其周边“均无此人”,“黄松明”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似乎就从警方的视线里消失了,办案民警也开始对其“黄松明”真实身份产生了怀疑。

时间转眼来到2019年,公安部部署“云剑行动”,全力追捕在逃人员,津市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由副市长、局长戴志刚任组长的追逃专班,并根据历年追逃所掌握的线索,将在逃人员黄松明作为今年追捕重点,努力寻找案件突破口。

32年过去了,尽管当年的卷宗已经发黄破旧,追逃小组成员也换了一茬又一茬,却一刻也没放松对黄松明的追捕,抱着“有逃必抓、未获不归”的信念,办案民警辗转湖北、山西、山东等11省市,在人生地不熟的全国各地日夜奔波走访,行程上万公里,针对“黄松明”的分析研判,形成了厚厚的卷宗,然而一连集中攻坚数月,追逃工作并没有明显进展,民警们不免有些沮丧。

“一次又一次出击,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想着罪犯仍逍遥法外,心里有种憋闷的感觉,也正是这坚定了我们必破此案的决心”办案民警向我们吐露。
时隔32年,唯一线索是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嫌疑人现在在哪里?变成了什么样子?是否还存于人世?这一切都是未知数。重任挑战面前,追逃小组迎难而上,连续奋战将追逃思路进行了重新梳理。

“就用最传统的办法”,民警向我们介绍,追逃小组兵分两路,一路民警对户籍地撤乡并镇后的线索再次进行调查走访,寻找其知情人;一路民警对1987年后在公安县新上户的相仿嫌疑人员进行排查。功夫不负有心人,连续一个多月的艰苦搜寻没有白费,其中一名叫“黄生明”的可疑对象逐渐浮出水面。

追逃小组立即对“黄生明”身份档案信息进行细致摸排,果然发现了重要线索,经多方确认,确系32年前从涔澹农场越狱脱逃的“黄松明”。

“别动!警察!”923日下午,在津市监狱和公安县警方的大力支持协助下,追逃小组终于在公安县城区将越狱潜逃32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黄松明”抓捕归案。

“其实我早就想过被抓,只是早晚而已。”黄松明说,逃亡的日子,心中就像压着一个石头,被抓后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人生匆匆数十年,转瞬之间尽沧桑。从19岁的稚嫩小伙步入知天命岁月,对黄松明来说,这是东躲西藏的三十二年、胆战心惊的三十二年、更是悔恨不已的三十二年。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黄松明”的落网,为横跨长达32年的追逃工作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下一步,津市公安“云剑行动”将始终保持在路上的坚韧与执着,尚有一人在逃、追逃绝不停止,奉劝那些心存侥幸、潜逃在外的犯罪嫌疑人,放弃幻想,早日投案自首,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责任编辑:坤子] 标签:越狱逃犯,娶妻生子,善恶有报,法网难逃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民生在线保持中立

最新评论
发表日期:2015/01/22 18:03民生在线网友: 127.0.0.1

留言内容....

回复:留言回复...

义祥红木